是音樂家、是舞者、也是醫生─專訪吳昇龍醫師


採訪‧攝影 / 張郁琦
 


吳昇龍醫師的一生因為一場癌症而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他的經歷勾勒出一個回歸內我的生命故事。


倒在手術檯才知道自己得癌症

 

吳醫師首先描述了自己的故事:
以前我是一位婦產科醫師,每天都很忙碌,生活只有上班、看診、接生、開刀。由於我是C型肝炎帶原者,一直在做追蹤檢查,但都毫無癌症跡象,所以每天繼續看診、開刀,過著忙碌的生活。直到十三年前有一天,在幫病人做手術時,肚子痛到倒在手術檯旁,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竟然是個肝癌病人,而且七公分的肝臟腫瘤已破裂。

 

我覺得既絕望又懊惱,身為一個醫生,竟然到腫瘤破裂才知道自己得了癌症,在恐慌、無助的情況下,我放下醫生的工作,開始遍尋各種療法,因而接觸到身心靈、進入生命的探索。

 

過去我是無神論者,信任主流醫學,只知道用科技文明開刀就可以把腫瘤割除、幫人治病,完全不知道除了「身體」以外,原來還有「心靈」、還有更多生命的奧秘等著我去探索。

 

賽斯心法是當頭棒喝

 

在一連串身心靈的學習中,看到《絕處逢生》這本書,書中一句簡單俐落的話打醒了我,那句話是「我的癌症是我自己創造的」。

 

這句話對尊崇西方主流醫學的我來說,根本就是「不──可──能」。所謂腫瘤,就是細胞突變、惡化及過度繁殖的結果,我一直認為我的癌症是因為C型肝炎──肝硬化──然後長出腫瘤。若要說這是我創造的,我絕不相信。但同時,這句話也如當頭棒喝般震撼了我,因為這句話,我開始進入賽斯心法。

 

經過十多年的學習,我對自己的疾病有很不同的解讀。以前會覺得每天辛苦上班、賺錢、幫助病人,最後卻生病,很不值得;但透過賽斯心法,我反而看到另一個層次,原來我是在累積自己的經驗,透過一場病來豐富人生資歷,以便進入下一個階段的人生。

 

醫生的角色讓我有得天獨厚的條件,可以從治療「身體」層面開始,了解身心靈中的「身」;生病、接觸賽斯心法後,我開始了解「心靈」,開始了解原來身體的背後有一股能量在運作著,那才是我最有興趣的地方,於是我不斷探索賽斯心法及身心靈整體健康觀,最後終於放下主流醫學的工作,專心鑽研身心靈整體健康。

 

所以生病對我來說是一件好事。

 


我想當一位音樂家

 

聽到這裡我忽然很好奇,吳院長從小的夢想是甚麼?若不當醫生他想做甚麼?

 

吳醫師說:「從小我就被家庭塑造成要當醫生。當醫生是可以救人又體面的工作,正好我有此能力,所以就順理成章當了醫生。但在大學時,我一直有一股很深的衝動,就是要成為一位音樂家,可是那股衝動很快就被我壓下去,因為我總覺得音樂家這個夢想在社會上是不被接受的,而且我想光宗耀祖、呈現個人成就、完成個人偉大的部分,所以不斷磨滅內心的衝動。」

 

「不過,一直到現在我都沒有放棄音樂,對音樂的感動一直都在。在自我療癒的過程中,音樂佔了很大的部分。我經常透過音樂及舞蹈療癒自己,而且效果很好,因為那是自己的最愛。」他開心地說。

 

邀請你的靈魂出來跳舞

 

聽故事的心情愈發濃厚,我急著問,如何進行音樂療癒?

 

「很簡單,隨時隨地只要對某個音樂有感覺,就可以將自己放空成為那首音樂,讓音樂帶出你的情感,隨著音樂舞動身體,這時,你會感到是一股能量在跳舞、而不是你在跳舞。這些無意識的肢體動作會釋放出隱藏在內心的情緒,在那裡,我們的情感被揭露、被釋放。情感來來去去,過程中,療癒已經產生。」吳醫師回答。

 

「這些無意識的動作呈現出我們的內在心靈,那些頭腦所設計不出的動作,就是隱藏的能量。透過這種心靈舞蹈,讓你的靈魂出來跳舞,將隱藏在內心世界的能量、思想及念頭,一一攤在陽光下。」吳醫師繼續說。

 

任何生命真相的探索,如果沒有投入情感,則無法到達。

 

「所以在自我療癒時,找到屬於自己的衝動與情感所在,以此為出發點,就不難找到屬於自己的療癒方式?而您的衝動在於音樂。」我問。

 

「是的,沒錯。因為我有一個想成為音樂家的衝動,代表我跟音樂有深深的連結,所以我運用對音樂的敏銳度,結合舞蹈及賽斯心法,發展成一個適合自己的療癒方式。」吳醫師說。

 

「任何的學習或療癒,如果沒有結合個人情感,很容易變成理性思考及邏輯推論,而流於表淺的學習,無法進入真正的療癒。賽斯書中清楚提到:『任何生命真相的探索,如果沒有投入情緒及情感,則無法到達』。身心靈的結合必須讓知識進入內在,成為自己的能量、情感及認知,成為自己血液裏流動的情感,才能夠被轉化,產生真正的療癒作用。」他說。

 

僵硬的生命模式才是我肝硬化的原因

 

經過轉化、療癒後的吳醫師說,十三年前的自己與現在的自己改變非常大:「「十三年前的我是非常如此嚴肅、權威、一絲不苟而力求完美的。我要求自己要功成名就、衣錦還鄉。但為了追求完美及成功,我耗盡所有身心的能量,終至支撐不住而倒下。」

 

「我不願讓自己的脆弱、自卑及不夠好呈現出來,所以我必須用嚴肅及邏輯來包裝自己。但賽斯心法告訴我,如果我沒有接受這個脆弱、沒有成為那個不堪、沒有成為那個渺小,我無法療癒、我無法快樂自在地活著,除非我敞開心,接受那個赤裸裸的自己。了悟到這點,我才開始打開心門,放下我的嚴肅,慢慢開始以隨性、自在、柔轉的身段跟人相處,允許自己的情感流動,在人們面前痛哭、大笑。」吳醫師語重心長地說。

 

「原來,那僵硬的表情、僵硬的生活、僵硬的生命模式,才是真正讓我的肝臟硬化、長腫瘤的原因。」吳醫師尋找到自己罹癌真正原因。「從此以後,我才真正做了很大的轉變。盡可能讓自己成為毫無限制的人,允許自己流露真正的情感、允許自己失敗、不堪。當我允許自己的一切後,我跟家人的感情開始活絡起來,自己的生命好像突然活了過來。我想老天讓我生這場病,就是要讓我回到我原本的樣子,過去我把自己放在錯誤的位置,現在我找回真正的自己,找回這自己這一生的生命價值。」

 

身心靈平衡三要素

 

吳醫師說他目前的生活有三個重要元素,第一:身體動起來,第二,心境靜下來,第三,持續學習。動靜皆得、持續學習,這是保持身心靈平衡的要素。

 

讓身體動起來,目的在於讓自己的身體得到淨化。不論是練瑜珈、爬山、太極拳都可以,每天為自己留一個時間及空間,讓身體不被綑綁、不被約束。

 

心境靜下來,主要是讓心靈有一個寬廣的空間。可以透過瑜珈、靜坐或靜心冥想,讓心得到舒緩及平靜的空間,不論時間長短都可以。

 

持續學習,讓自己有學習的空間。在既定的計畫及行程外,聽演講、上課、開工作坊、聽音樂、看書等,不設定做甚麼,但保持充實、舒服而隨興。讓自己隨緣自在,保持一顆學習的心態,吳醫師說:「這才是讓我青春活潑的原因」。

 

 

──轉載自《神話季刊第五期 2012.10月號》p.6-9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社團法人台灣身心靈全人健康醫學學會

TS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