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醫師私人課2─楊過與小龍女的愛戀

 

採訪 / 編輯小組
文字整理 / 吳淑華
攝影 / 水瓶子
 

許太太:「跟他在一起是因為,我可以了解他,可以跟他相處。」
性格與人格特質完全迴異的夫妻倆,究竟如何相處?

 

〈續上期〉前期許醫師提到自己的性格是會令謝心理師反感的,但沒想到後來兩人竟因緣際會相識、交往、進而決定攜手共度一生,這對他們二人而言可能都是此生最大的冒險。
 

 

究竟誰冷、誰熱?

 

謝心理師:「因為許醫師通常不解釋內在的來龍去脈,所以很多崇拜他的人後來都受傷了。可是我不太會有這樣的過程,因為我是一個比較理性的人。我擅長分析,會觀察、推敲,試著了解他為什麼這麼說?說這些話背後的理由是甚麼?」

 

許醫師立刻接著說:「對!我覺得她就像小龍女,而我比較像楊過。因為我的個性其實也是很低調與自我保護的,所以很多事我不會輕易讓別人知道。雖然大家看到的我是隨合、不拘小節甚或嬉笑怒罵的,但其實我是個既害羞又內向的人,只是我的自我保護是放在內心裡面。她跟我剛好相反,她的自我保護是建立在外在。我也是後來才逐漸了解謝心裡師的個性,所以跟她在一起,我也在冒險啊!哈,我好像一輩子都在冒險!」

 

這時,我想起四年前第一次看完許醫師的門診後,在電梯內跟他不期而遇,我們互打招呼後,電梯內呈現一片靜默,我感覺到許醫師像個小男孩般,有些靦腆地看著自己的腳尖,避免目光與我接觸,那時我心裡想:「許醫師害羞不自在了?」跟許醫師比較熟稔後,覺得他雖像個頑童,但其實是外熱內冷。相對於此,對謝心理師初期的印象是,恬靜、沉穩寡言加上些許冷冷的距離感,但今天這麼近距離跟她接觸後,我感覺到在自我保護盔甲下的她,其實是溫暖、風趣、健談與隨和的。二人的內、外看似有著強烈反差,一冷一熱,但究竟誰冷?誰熱?你看清楚了嗎?
 

 

許醫師:聊天是我們夫妻間很重要的活動

 

許醫師:「的確,我們有很多方面是非常不一樣的,例如她不喜歡吃糖,而我喜歡;她喜歡逛街、吃美食,甚至可以為了吃一頓飯,排隊兩個小時,而我是不講究吃穿的人。我喜歡鄉野、植物與大自然,喜歡回到山上,我會花很多時間把玩院子裡的花草樹木,而她因為怕蚊蟲,不喜歡到院子,甚至有一次院子裏爬進一條蛇,她從此不再進院子;她做事縝密、細心,而我隨興,跟隨心走。」

 

謝心理師:「我覺得我是屬於都市的,我會找自己的朋友一起逛街、聊天、吃飯。如果我很希望他跟我一起品嚐美食,我知道他絕對沒有耐心排隊,所以我會自己先去排隊,等快排到位子時,再叫他過來。」「他回家不談公事,有時候我們會看影片娛樂一下,只是我們兩人喜歡看的片子非常不一樣」,謝心理師語帶埋怨的說:「他常喜歡看一些有恐怖畫面的影片,尤其是睡前,但我總不懂,為什麼睡前要讓我看這些嚇人的畫面?」

 

許醫師笑著補充說:「我覺得我們兩個人的大腦是以不同方式運作的,以開車找路為例,我是根據熟悉感開車,而她是根據地圖,得先知道自己的所在位置,然後再研判該往哪走。此外,我們看人的角度、認知、做決定的方式也都不一樣。」

 

謝心理師:「我比較以科學、理性的角度做事,所以有時我覺得我比較像男生,他反而比較像女生,做事憑感覺,常常會有天外飛來一筆的驚人之舉。」

 

許醫師:「沒錯!我很少安排事情,但她如果事前沒有妥善準備,會感到不安。」

 

採訪到這裏,我發現,這對夫妻似乎沒有一件事是有交集、或是共同一起去從事的,許醫師盡量減少與世俗的接觸,也很少花時間與朋友往來,而謝心理師卻愛跟朋友逛街、閒聊。這樣的觀察引起我很大的好奇,於是問許醫師:「你們個性如此迴異,究竟有沒有共同的嗜好,或一起去從事的興趣?」

 

許醫師笑著說:「雖然我們個性、嗜好與興趣的確很不一樣,在生活中各忙各自的,過著很平凡的生活,但是只要有時間我們經常會聊天,這是夫妻間很重要的活動;我們也會一起運動,如騎腳踏車或散步,我會『逼』謝心理師陪我去做我喜歡的活動。」

 


「其實我們兩個都是很單純的人,生活過得既平凡又簡單,沒甚麼雜務,也沒有很多人的因素參雜其中,我們很少花時間跟朋友社交,如聊天或吃飯。」許醫師說。

 

經過這番解釋我不禁想:夫妻究竟是不是要志同道合才算速配?才比較可能白頭偕老?如果以許醫師夫妻為例,他們雖有很多相異之處,但卻又能在互動時異中求同,展現高度成熟的相處哲學。何時該堅持、何時要讓步,拿捏恰到好處,在兼顧個人獨特性的同時,卻又能整合互補,真令人艷羨!
 

 

天公仔子與養子

 

由於茶包的巧妙設計,當茶包上的茶葉浮桿沉入杯中,表示杯中的水位下降了,這時就在提醒著主人為客人添加茶水了。謝心理師一邊回答編輯小組的問題,一邊忙著為大家添加茶水。就在茶水安頓妥當後,編輯小組繼續問出心中的好奇:「許醫師凡事這麼隨心所欲,順其自然,應該沒有安全感的問題?」

 

許醫師望著謝心理師說:「其實我有,我也是非常注重安全感的人。我對安全感的需求並不一定比她低,只是我的安全感內涵可能跟她不一樣。例如出遊,我在乎的是油箱裡的汽油夠不夠到達目的地,其他的我不太在乎;而她比較關心其他細節,例如:吃、住等問題。我在遇見問題前不會多想,一旦碰上問題,答案又可能很快冒出來;而她是會事前縝密思考的人。」

 

編輯小組進一步追問:「這和自信心有關嗎?」

 

許醫師回答:「應該沒有。」

 

謝心理師卻說:「我感覺有點關係!因為我一直覺得許醫師就像是老天爺的親生兒子一般,而我只是一個被領養的養子而已,所以一切都必須很努力,凡事必得小心翼翼、勤奮賣力才行。」

 

聽到謝心理師以天公仔子比喻許醫師,大家都心有戚戚焉,一時間也覺得自己像是天公伯的養子般,苦笑成一團。
 

 

許太太:跟他在一起,我常常想吐血!

 

謝心理師又說:「他做事雖然很有衝勁,卻不是一個莽撞的人,只有在估計可以獲得起碼的結果時,才會大膽放手一搏。這就是理性和感性的交互運用,也就是許醫師常講的『彈性調整』。」

 

許醫師說:「此外,我對自我要求的標準並不比別人低。我對別人的要求也沒有比一般人低,對事情也不是不掌控或不在乎,但不同的是,我調整的速度比一般人快,可能是在一秒鐘之內。調整的速度很快,指的就是有彈性。此外,信任也很重要,如果夠信任,相信一切都是宇宙最好的安排,就能坦然接受一切來到眼前的挑戰。有時候,我覺得好像有一個龐大的智囊團在我背後讓我倚靠,問題丟給祂們,立刻就有答案。我的內在好像會一直自動計算、更新。」

 

謝心理師在一旁補充:「他比較能夠跟隨他的心,這是比較少見的。他經常說不出理由只根據感受去做,有時在我還沒看出端倪前,會為他擔心,有時眼見他這麼做會得罪很多人或有很大的損失,但卻無法阻止。」

 

聽到這裏,編輯小組很想知道,身為許太太,對先生如此的行事作風感覺如何?

 

許太太幽默地說:「常常會想要吐血啊!」
 

 

許醫師:就世俗層面而言,有時候我是不了解人的。

 

許醫師:「我小時候很乖!家人都認為我的脾氣很好。」

 

編輯小組聽到這句話不禁發出些許不以為然的笑聲,並告訴許醫師,許二姊在編輯小組要前來採訪之前,特別提醒我們:要注意平衡報導,尤其是關於許醫師與家人的相處方面。
許醫師老實道來:「其實在家人面前的我是另外一個我,我在不同人的面前都是一個不一樣的我!」

 

這時,謝心理師忍不住插進話說:「他,是那種很乖的小孩!但是他有很多面,是那種綜合多種性格的人,過去家人一直只看到許醫師乖巧、溫和、好脾氣的一面,其實大家都不了解他,直到最近幾年才有機會看到他的其他面向。」

 

許醫師:「我在家人面前一向是報喜不報憂。我會以很奇怪的、很特殊的角度去了解人,通常不會以世俗的角度去看一個人。謝心裡師就不一樣,她會去分析、觀察。可是當我了解一個人的內心後,我會讓他覺得我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其實我沒有把專注力放在生活細節上,對自己如此,對周遭人也是。當跟人相處時,我只會讀到他的內心、感受與心靈的運作,卻完全不想去了解此人世俗的那一面。」

 

編輯小組:「這跟職業有關嗎?」

 

許醫師:「跟職業無關,可能跟人的本質比較有關係。有時候我覺得我是不了解人的,就世俗層面來說。」

 

編輯小組故意問:「你知道謝心理師喜歡吃甚麼嗎?」

 

許醫師技巧的回答:「她,我大概知道,所有她吃的東西都是她愛吃的,也是我愛吃的啊!」
 

 

許醫師:太太是我與世俗間的窗口

 

許醫師說:「在生活上,我可以完全沒有意見。到餐廳吃飯,我不喜歡點菜,大家點甚麼我就吃甚麼,完全不挑嘴。所以從某方面來說,我很隨和,像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因為我完全不管,也不計較許多生活中的世俗細節。」眼睛看著謝心理師,他又說:「例如,演講費拿回來,我看都不看信封袋裡有多少錢,原封不動交給太太處理。」

 

編輯小組趕緊追問:「所以在世俗這一方面你是很依賴的,必須要有一個人能幫你處理世俗面的各種事務,如果沒有這個人,你怎麼辦?」

 

許醫師很篤定地回答:「一定會有這個人!」

 

編輯小組回應許醫師的說法:「是不是因為你的信任,覺得誰都可以勝任?」

 

許醫師笑笑地說:「對!但有時是我覺得他可以,反倒是他對自己沒信心,覺得不行呢!從小我的生活就被照顧得好好的,起床,媽媽已經把早餐準備好,衣服丟出去就有人洗,伸手拿回來穿的都是乾淨的衣服,現在差不多也是這樣。」

 

編輯小組中跟隨許醫師最久的春秀說:「其實跟在許醫師身邊做事很輕鬆,那輕鬆來自於無論你告訴許醫師你要做甚麼,他都說好,讓你覺得有許醫師幫你蓋章認可,你會很安心,可以自由發揮。可是如果不知道自己要做甚麼,在許醫師身旁做事就會很辛苦。」

 

許醫師笑說:「其實工作人員在做甚麼我並不清楚,也不想知道。」

 

謝心理師接著說:「我覺得他像是一個武功高強的武林高手,只適合教導天資聰穎的學生。他不會按部就班、鉅細靡遺的教導你每一個招式,只會有如秋風掃落葉般耍弄一次,然後對你說:『瞭解了吧?自己練習去!』」

 

身為許醫師的學生,聽到謝心理師如此貼切的比喻,感覺好像有人替我們出了口氣似地,大夥不禁點頭開懷大笑。

 

「從小到大我都被認為是個怪人,同學們都說我怪。我是以很特殊的角度去了解人、與人相處。我在心理與世俗上比較依賴,但是在心靈上卻比較獨立,所以我沒辦法一個人生活,她現在就是我與世俗間的窗口。」許醫師邊說邊深情地望著太太。

 

 

熱愛人類,討厭人群

 

謝心理師說:「許醫師比較像哲學家,雖然很會治療人,但是對人卻比較沒有興趣。」

 

許醫師也坦白說:「其實我沒有甚麼朋友,沒有時間交朋友。但我很隨和,朋友都喜歡我,不過我覺得自己跟大家都有距離,我跟全世界都有距離,我也沒有打算跟人建立人際關係,我對與這個世界建立世俗的關係並沒有興趣。」

 

謝心理師為許醫師的前一段話作了一個結論,她說:「『我熱愛人類,討厭人群 』正是許醫師心境的寫照」。

 

許醫師補充說明:「可能是我對探索人的內心世界,或是引導人的內心世界到某一種境界比較感興趣,但對此人是怎樣的人卻毫無興趣。我覺得自己好像是來改變世界的,至於這個世界本來的樣貌如何?我並無興趣,也不在意,因為我沒有打算以這世界本來的樣貌去認識它。可是我絕對是一個很隨和的人」。

 

(下期待續)
 

 

──轉載自《神話季刊第四期 2012.7月號》p.7-1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社團法人台灣身心靈全人健康醫學學會

TS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