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來乍到─踏入癌友關懷小組

 

文 / 郭崇芳

 

三月份,春暖花開時節,我踏入了癌友關懷小組。開始學習陪伴他人的心情、開始與人有一份更靠近的面對、開始更聚焦於癌症關懷,這件事著實令人忐忑,因為這個工作關係到要把心打開來,我跟自己說:「就是在做一份更認識我自己的工作,外面沒有別人。」

 

愛,在交流後疼惜了自己

 

那天在電話裏,她說:「醫生告訴我,只剩三~六個月的生命了。」

 

的身體處在需要用嗎啡控制的疼痛中,但,痛,在我們的交談中似乎不被聚焦,她不時提起「被宣判死刑」這句話,我開始猜測著,也許那是一句令她驚嚇不已的宣判,也許因為如此,她並沒有真的聽進我告訴她:許多生命的奇蹟及醫師的預測並非絕對等話。

 

她說,不是沒想過死了算了,但過往的怒氣、不被瞭解的不甘心,在在讓她耿耿於懷。

 

「說說那些怒氣吧!」我說,她總繞著:「講也沒用,其實她們也有自己的個性……」等等。

 

於是將近一個多小時的談話,我開始穿山越嶺進入她婉蜒的內在心思,進進退退、走走停停。如同爬山般,看似婉蜒曲折的山路,妳若真走入,會發現一路的山景自有它可到及獨到之處,生命的氣息也會在這一路的活動之後帶出活力。

 

每一次陪伴都像與自己做了一場對話,不論是否有期待的結果,心都會泛起一股舒服的寧靜,也如嬰兒被抱在胸口安住地睡著般,那一刻我知道,我們彼此都給出了心靈的愛,在交流之後疼惜了自己的心,並自然地送出祝福和感恩!

 

見到每一個生命在自己的方式中嘗試,進入一個因病入道的學習領域,那是個美麗而令人玩味的情景,過程有焦燥、有失落,些許的沮喪和不耐,但也有喜悅、新奇、驚奇和活力。經常,在這樣錯綜複雜的情緒感受中,我會在腦海裡將它們化為最愛的爵士樂曲,在某個優閒的午後,讓它在心底輕輕響起,佐著咖啡、迎著微風,享受這股奇異的幸福。

 

你眼睛已經被醫生的宣告打開了

 

有時候也愛讓自己站在繁忙的十字街頭,因為車輛的吵雜,會製造出心中寧靜的對比,把那些鏗鏗鏘鏘的能量向外丟給車水馬龍,這可以給心一個不一樣的休息空間,只是放任和觀看著各種情緒的發生。這個方式是我那年癌症住院開刀時學會跟自己玩的遊戲。

 

賽斯在「給癌友的一封信」中提到:「在這一次的存在裡,你被給予一個前所未有更完全的機會去研究人生並體驗它。…你眼睛已經被醫生的宣告打開了。」「那個強化,為你所了解並欣賞,而人生和生活的經驗被無條件接受,就能在這一生給你帶來另一個誕生。」

 

每次探訪癌友時都想告訴他們,生命該抓緊這個機會去好好允許和體驗,這是一個一般人無法進入的有趣經歷,如果可以如實走過,對身體的智慧會產生無比的讚嘆與尊重。

 

前不久去醫院看M,探訪回來後腦中一直閃現M柔軟的捲髮和看著我們的眼神,希望她在病床上觀照自己的感受,無條件面對身體的困境。春秀對著M說:「呵護著妳的身體,如愛著妳的小孩,學會了愛自己的身體,也會同時滿足一個母愛的渴望。」那段對話對一直無法有小孩的M應該很深刻,我把這些話也收進我的內心。那天我和春秀深深擁抱了M和M的先生,希望這樣會夠。

 

在癌友關懷的情事上,我似乎沒有太多的沉重感,只是讓自己去學習對生命更多的信任加信任,我相信癌症是很容易好的,不論在哪一個階段,但我也覺得每個人可以有自己的選擇,那是在當下對他們自己最好的選擇。
感謝每一位夥伴和自己,感謝所有的人,祝福你們。

 

 

──轉載自《神話季刊第四期 2012.7月號》p.18-19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社團法人台灣身心靈全人健康醫學學會

TS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