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千惠 賽斯生活花園

 

讓夢想開花結果

 

採訪撰文 / 張郁琦
 

 

千惠,一位生命充滿故事性的依爾達,現在在台南開了依家屬於自己的「賽斯生活花園」,重啟生命的另一頁。這一段歷程,翻生越嶺,一路走來,千惠說,在相信與懷疑中,持續不斷前進,憑著的,是一股傻勁。

 

 

任、責任、還是責任

 

千惠說自己婚前愛爬山、愛玩,跟先生就是在登山會認識的,但婚後就只知道把婚姻中的角色扮演好。她說:「我小時候的成長家庭,媽媽在婚姻中是傳統、無聲音的,爸爸很嚴厲,我想這兩個因子都在我身上,所以我的性格既傳統又激烈。婚後,一股腦的責任義務都出來了,跟先生的目標就是賺錢買房子、教育孩子。婚後六年存了一百萬,終於買房子了,但壓力更大,付貸款、小孩上學,錢不夠,我對金錢的恐懼愈來愈大,但沒錢時我只是悶著頭,不敢讓娘家知道。後來,先生找工作不順利,我在會計師事務所上班也遭到上半天班的變相減薪,這麼一來,我更慌了。後來,下午我開始做課後照顧班,由於我責任心很強,可以將小孩教到考高分,讓家長完全信賴。有兩份薪水我很安心,但是我好累。此時身體開始出現暈眩,但仍撐著一直做,我對家長要有交代,不能休息。直到有一天,發現自己咳嗽不止、還會喘,拖著病體去看醫生時,已經有肺積水,抽水化驗出癌細胞,是肺腺癌三期末,醫生說只剩半年,當時我47歲。」

 

 

對人生感到絕望

 

回想當時,千惠說她很絕望,不知能活多久,做化療的心情很無奈,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所以副作用很大。

 

第一個療程後效果是好的,腫瘤不見了,千惠好高興急著回去上班、趕快賺錢。家人叫她不要上班、該休息,但她卻覺得治療就是為了好起來、回到正常生活繼續賺錢,於是工作了一個月後再去檢查卻又發現癌細胞。千惠流著淚回想當時:「我竟然一個月就復發,我好生氣,我選擇再次做化療。但第二次化療卻愈治療愈嚴重,持續擴散,整個人覺得沒希望,副作用更嚴重。但治療無效後就更恐慌,醫生說我不能跟感冒的人接觸,我的小孩那時卻常感冒、咳得很嚴重,我聽到他咳就往外衝,我好想逃離這個家,但卻不知道該去哪裡。」

 

 

有甚麼事比生命重要?

 

直到有一天一位朋友介紹千惠去聽憂鬱症講座,才開始接觸到賽斯。

 

千惠說:「我參加台南讀書會『許醫師諮商現場』,我是從這本書開始接觸賽斯,同時也開始參加許醫師的癌症團聊,回想起來,我是從那時開始走出來的。這一年多的團療是我最痛苦的時候,因為新舊想法在相互交替中,新想法逼著我去面對;此外,婆媳問題也嚴重,這時心中的苦悶只能在團聊裏說出來,所以團聊當時是一個很好的避風港,是我情緒唯一的出口。」但那時的千惠即使去上課也依然戰戰兢兢、唯唯諾諾,因為怕太晚回家被婆婆罵。許醫師常問她:「晚上怎麼不留下來上課?」千惠總回答:「晚上有事。」許醫師問千惠:「還有甚麼事比生命重要?」

 

 

再度賣命、再度罹癌

 

94年接觸賽斯,95年9 月千惠再去做檢查,肺部腫瘤就完全消失了。

 

後來千惠開始在基金會當志工,然後進入基金會當工作人員,但,千惠回憶,那又是另一個拼命工作的開始。

 

千惠說:「當時碰巧是基金會轉型期,會務繁忙、挑戰多。例如,我不會電腦,skype是甚麼?聽都沒聽過,但我卻要負責在賽斯網路電視台視訊開始的時間準時開電腦給學員看,因此每到直播時間我的壓力就好大。此外,因為我是一個療癒的例子,所以很多人都會來找我、問我該如何療癒,許醫師也常拿我當例子。但當時工作量大,只要電話一響,我就很想逃,因為我有很多工作等著我,一聊下去,工作又要延誤了。但我又怕權威,所以權威說的我都要做到,不敢拒絕,總覺得領一份薪水就要把事情做到最好。」

 

其實一路走來,千惠回想,其實曾得到很多人的幫助及肯定,但因為自覺是不夠好的,所以覺得自己不值得別人對她這麼好。

 

此外,當時她已心疲力盡,覺得自己被掏光了,卻又不敢辜負別人的期待。千惠說:「其實這個時候,那個愛討好人、愛當好人、怕衝突的性格又出現了。我曾經不想做了,但有一份工作又讓我感到安心,因為我在家不知道要做甚麼。對孩子及家庭我有一份無力感,在家沒事做時我會覺得自己甚麼都不是,會譴責自己。後來,好不容易,我加薪了,於是,我繼續賣命。認真上班、上課,每天都十點多才下班回家,還要打掃家裡、看孩子的功課,蠟燭好幾頭燒。雖然有賽斯心法,但我依然過著跟過去一樣的生活。」

 

當時的千惠已因工作量多、心情不平衡,但心中有一股強大的創造力,卻沒有適當的出口,她,完全被壓抑了。

 

99年,這一年是千惠如願以償獲得滿意加薪的一年,但同年九月,千惠發現她再度罹癌。

 

 

復發的挫敗感

 

這一天,千惠在拼命的工作中,肚子痛得不得了,急忙掛急診,經過一連串檢查後,晴天霹靂再度來到。經過緊急開刀後,隔天急著出院,立刻想開始工作的千惠竟然被醫生告知,不能出院,因為卵巢發現癌細胞。醫生說這是卵巢癌,有兩種治療法,第一是要再做一次分期手術,將子宮、卵巢全拿掉,第二是做化療。千惠說她在醫院哭了一整天,心想,怎麼又如此了?自己整理心緒後,馬上明白,她只是想休息。於事她跟醫生說她要第三種方法:「觀察」。千惠說:「這是我自己想出來的方法。第二天出院,拿了診斷證明領保險後,從此沒有再回到醫院。我自知化療沒有用,不想再走回頭路。」

 

「我把自己關在家裏,不接電話。面對自己的復發內心有很大的挫敗感,想把自己關起來。我也感覺羞愧,復發後,我要如何說服別人『癌症不是絕症』?我覺得很沒面子,覺得自己是失敗者,對不起自己、對不起所有人。我有一個盲點,認為得癌症是不好的,因為有負面思想、挫折容忍力低、我就是這麼不好,才會得癌症,我嚴厲批判自己,對自己不滿意,甚麼都不想說。那是一種失敗,無法面對自己及別人。」
「後來去找許醫師諮商。許醫師問我想做甚麼,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做甚麼。我只是想有工作就好。」

 

 

落實心中的夢想

 

許醫師的話讓千惠深思良久,她說她開始想起自己從很早以前就夢想著開一家花店,在店裡開課程、種花草、賣手作小物、推廣賽斯心法,成為一個與朋友聊天喝咖啡的地方,這個夢想此時重新在她心中騷動著。但礙於無資金、再加上自己的信念是「我不可能當老闆」,因此,一直遲遲沒有行動。後來在許醫師不斷鼓勵及自己信念改變下,一筆贊助資金竟然就出現了,在這筆資金下,千惠開始腳踏實地築夢,開了一家屬於自己的店,心中的夢想終於落實下來了,但千惠說,其實開店後,才真正開始面對自己的核心信念。

 

千惠說:「知道自己要甚麼是最重要的。不管你現在做甚麼決定或做甚麼事,都是另一個學習的開始,過程中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要甚麼、要有自己的主導權。如果失去自己的感覺,把自己的感覺放後面,反而去在意別人的感覺,人生就會很辛苦。這一路以來我一直在相信與懷疑間拉扯,在拉扯間也繼續往前走,累積自己的自信,沒有想到,今天我竟然可以讓自己的夢想落實、開花,我,真的很開心。」

 

 

──轉載自《神話季刊第四期 2012.7月號》p.21-2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社團法人台灣身心靈全人健康醫學學會

TS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