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醫病-啟動醫療照護的心視野

DSCN0477.JPG

疾病的語言-身心靈全人健康觀  許添盛醫師 主講

13662315_1047190618669942_4972361209938241984_o.jpg

每一個疾病都有其好處:

強迫症拖地要拖很久,老公就叫她不要拖地了。

所以有強迫症的好處就是可以不用去做這些事,反而輕鬆。

許醫師都會肯定他的強迫症!

基於醫者仁心,我不能治好你的強迫症,因為如果治好了你的強迫政,你就必須要做很多的事。

聲音不只有外在的聲音,還有內在的聲音,很多很多的聲音可以去整合。只要透過好好的聆聽,就可以整合這些聲音。

找到每一件「缺點」背後的目的

復仇者聯盟: 為什麼犯罪越來越多,是不是因為原因就是超級英雄越來越強?

不是要增強英雄的能力,而是要加強英雄與敵人的關聯性。

許醫師從小到大的歷程,最主要的感受是孤單。一個人如果被聆聽接納,那會是多大的恩寵,多大的喜悅。期待自己是個傾聽者,可以傾聽這個世界,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而這個世界很缺乏這個傾聽。

尊重與謙卑,可以看見生命的很多美麗的真實。

成癮的真正原因是空虛與匱乏

 

不藥而癒-心靈醫學的臨床實務應用  王怡仁醫生 主講

13958216_1048425561879781_3426478104098522625_o.jpg

 

你的意識跟你的身體的關係就像主管跟你的關係,有時候你會覺得有主管反而礙手礙腳,沒有反而更好。

當然,前提是你工作認真,而你的器官從來不請假,他們都很認真。 如果你不去管你的身體,你的身體通常是健康的。

細胞意識是健康的,不健康的是我們的大腦。

每個人在淺眠期與深眠期都進入了死亡狀態。

身心靈治療跟傳統治療差別:

醫生不用去吃過病人吃的每一種藥 但是身心靈醫師,治療師需要嘗試過每一種治療方式 如果個案被劈腿了

如果身心靈醫師本身被劈過腿,就會有同仇敵愾的感受

身心靈醫師要是「完全的醫師」 糖尿病的醫生可以治療癌症的病人?

一個不快樂的醫生可以治療快樂的人嗎?

身心靈治療目標:內心的快樂 身體健康的最大關鍵,就是內在的快樂 身心靈醫師本身需要是快樂的

身心靈醫師需要成為一個不可替代的能量體。

如何讓自己成為一個穩定的能量體?

了解自我信念要能相信身體的所有疾病都是心靈的映照

每一種疾病都有內在的語言在跟你說話,還要去承認他。 大多數的人不願去面對自己的盲點 如何看見信念的盲點?

在實相發生時觀照自己的信念

誠實的面對你的心

不要去用念頭強壓你的念頭: 他不愛我

他其實很愛我,他離開我只是要我自由 (合理化)

方法: 把每個想法寫下來,過了幾個月再回來看,會發現

1. 主題都一樣

2. 重複看久了會覺得很好笑很滑稽

解決:

1. 把念頭丟給靈魂 靈魂是洗衣機,把你的污漬給靈魂,他會幫你洗淨 把你的污漬減輕減輕再減輕

2. 發願 許的願要是自己能做到的願: 我的願望就是癌症消失不能控制 我要成為一個快樂的人你的焦慮跟快樂是你能控制的

 

醫療之道,與病對話(吳熙琄老師-器官對話)練習

1. 請寫一張紙,用很肉麻的話,跟你的身體器官說話

2. 跟旁邊的人分享你的感觸或是內容

 

文字整理/胡舜皓

 

身體的故事-生命的自我療癒力   吳熙琄老師 主講

13680188_1048424885213182_5342453881217694353_o.jpg

敘事治療是一種尊重生命的方式,如何尊重身體、尊重疾病、尊重家庭、尊重在受苦中的人。 敘事治療非常珍惜多元的故事,並不是去可憐,而是去尊重。在敘事治療中有一個概念是雙重故事,這不只是故事療法,而是邀請我們如何去聽故事,如何去理解故事。他遇到甚麼,他發生什麼,這只是一個層面。另一各層面是,人永遠不等於他說的故事而已,每個人都有他雙重故事,不管人們遇到什麼,人都在想辦法去面對,在故事中生存。例如:當人們遭遇到疾病時,一個是被疾病影響的故事,而另一個是人們在病中如何面對的故事。需要透過專注聆聽,才能去聽見那個隱藏的故事。

***** 在對話中,我很希望讓每一個人自己內在沒有機會說的事,可以在安全被尊重的環境中去好好地說。當人有機會在不一樣的空間去述說時,人可以增加對自己的理解,人對自己理解之後,就可以再繼續往前走。

我會去創造一個空間,讓人們可以去說、去靠近自己。我會去想我怎麼做會對人們有幫助,我怎麼做對人們是沒有幫助的。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馬上處理解決問題,但我知道我可以有新的力量去面對,我想這可能就是故事的必須性。讓人們可能有機會把故事說出來,每個人都需要被回應被聆聽,不管是談疾病、談創傷,我永遠不是一個解決問題的專家,但我可能是一個打開空間的專家。我們可能不一定能解決,但可以去說出來。聽故事是一種倫理觀,要能夠聽別人的故事,要先能聽見自己的故事。

怎麼樣去好奇,例如孩子的成績不好,去好奇孩子成績不好是怎麼來的,自己最棒的地方是甚麼,可以如何用這部份來幫忙自己。相信每個人都有無限的資源能量去面對自己,作為諮商師,我們能做的就是去打開一個空間。 去創造一個不一樣的對話空間,個案可以去靠近以前沒有靠近過的自己,這個對話空間不是要找答案,是要去探索,去尋找,去旅行,是一個緩緩慢慢地看見。

另一個的體會可能是做人是不容易的,隨著年齡增長,發現我不過是一個渺小的人,我真的可以處理人家的問題嗎?我能做的是尊重多元文化,在地性的知識,我願意像一個學生去學習別人家的文化,就算我不同意人家的文化,我又如何能說人家的文化不對。如果我在說人家不對,要人家照我的做,那我就是在壓制別人,弱化人們的聲音。我們要去聽到多元的聲音。怎麼樣看到每一個家庭生命的脈絡,放下自己的假設,去跟他們在一起,把空間歸還給他們。尊重生命,每一個生命都有寶貴的地方。

***** 最重要的是我對人的相信,帶著一個開放的視野去跟人再一起。

 

吳熙琄老師演講及問答部分摘錄                     文字整理/吳熙琄老師的助理

 

DSCN0553.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社團法人台灣身心靈全人健康醫學學會

TS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