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納負面  完整自己   作者-----胡春秀

 

團療加入了幾位新伙伴,他們各自介紹罹病的情況與心情,有人說自己很幸運,還可以接受醫學治療;有人說一邊接受化療,指數一邊飆高,後來痛下決心把讓醫生為自己的身體做決定的主導權收回來;也有人說,自己的生活過得很愜意,身邊有美麗賢淑的太太相伴,孩子成家立業,課業也都很順利,卻莫明地被醫生告知為癌末病患!同學們互相聆聽著對方的敘述,我看見有人表現出若無其事的樣子,有人卻是說到傷心處忍不住哽咽起來。

在團療裡學習較久的同學,他們所分享的體會是最珍貴的。許多時候,同學們被理論矇住了,透過資深同學的過程分享,很容易就看見自己需要面對與調整的是哪些部份。

 

罹癌,是拿回力量的契機

 

2011年初富怡被醫學判定罹患第二期肺腺癌!富怡說她接觸賽斯身心靈整體健康觀是在動手術前,當時曾想過不尋求醫學治療,直接探究在生命過程中讓自己痛苦糾結的人與事。但是因為內心有著許多不信任、擔心和害怕,無力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恐懼,最後還是把身體交給了醫療。

 

動手術摘除右肺葉中的一片肺葉,術後身體機能久久都未能恢復,並且沒有停止過咳嗽!在身體和心情一直都無法康復的情況下,富怡決定拒絕化療,她說這個決定是她決心為自己負責所做的第一個選擇。

 

富怡和她的先生都擁有最高的學歷和傲人的社會成就。在賽斯「信念創造實相」的論述上,富怡把它對照在自己的生活經驗,她清楚地看見她的疾病確實和她的心境有關,她需要做的是改變心境,而不是讓醫生來安排她進醫院去做化療;她需要的是拿回屬於自己的力量,而不是讓醫療來決定她該何去何從。何況,醫療不但完全無法給病患痊癒的保證,更多時候醫療給出的預測和訊息都是指向負面。

 

富怡開始在家修習賽斯觀念,認真研讀賽斯資料和聽許醫師的有聲書,期間經常遇到考驗,那考驗包括生活中人際互動。賽斯資料闡述觀念、態度乃至方法,看起來雖然清楚,當情境來時卻總是無從著手,幾經挫折後,她終於出現在許醫師的賽斯身心靈診所,並且參加許醫師帶領的癌症團療。

 

感覺一再被壓抑、累積、扭曲、變形而爆發為癌症

 

團療進行時,癌友們圍成圓坐成一圈,家屬則坐在外圍。第一次看見富怡,是由兒子陪同前來,當她介紹她自己時,我從她的表達裡,感受到她情緒上的激動,在她表達的每一字每一句裡,有著好多的顧慮。她告訴我們她擁有很好的公婆,家人們都過得很好!她一邊說著肯定家人的話語,可是她的聲音卻是顫抖的,她的淚水卻是無法抑止的;她說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談到公婆和其他家人會讓她如此激動,她唯一清楚的是,她不快樂,因為她沒有能力愛她自己,她覺得自己愧對孩子,因為她無法給孩子一個快樂的母親!

我和富怡有了幾次在課程上不經意的交集,約一個月前的課後,恬靜害羞的她來到我身側,向我索取我的部落格網址,她給了我第一次擁抱她的機會,我感受到一個善良、傳統、保守,處處為她所愛的人設想的女性能量。

幾次聽富怡談起她身為人妻、人母及媳婦等等各種角色,從談話中得知她已經長時間忽略自己,她盡心盡力維護先生和孩子,她要自己不計較,不要那麼小氣,她要自己做個懂事又識大體的女人,鞠躬盡瘁的她卻還責怪自己做得不夠好!她不容許自己有慾望,期許自己不可以享受只能付出!多年來她成功的壓抑住心中的渴望,她渴望和先生一起建立甜蜜的家,可是身為人媳的她卻放不掉角色責任。活在角色裡,她覺得委屈、覺得不公平、覺得憤怒,可是她又告訴自己那樣是不對的,每當她的心中升起一個負面的感覺,她就責怪自己不應該或打壓那個感覺,那些感覺一再被壓抑被累積,進而扭曲、變形爆發為她的癌症。

 

信念創造實相

 

參加團療經過三個月,富怡獨自出現在團療中,她的臉上出現了笑容,在她的身上感覺到放鬆的能量。她告訴大家她明白了甚麼叫做信任,她把信任兩個字的意境用在親子關係,她學會了相信她的孩子,她不再去想要如何加強孩子的競爭力,不再把自己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感加諸在孩子身上,當她用信任的態度面對孩子,她發現她的心鬆了、放下了,放鬆的心情讓她經驗到完全不同的互動品質。教育孩子從改變自己的態度做起,再擴大到其它的面向,富怡說,她察覺到痛苦的產生都是被自己過去的觀念所制約,那些她所認為可能會有的困難也都是被她預設、想像出來的。

 

談到夫妻之間,富怡說,這一場病彷彿像是小時候的自己,當她感受不到家人的愛、不確定自己是否被愛時,就會有個疾病產生。每當自己生病了就會得到父母親特別的關注,這個發現讓自己感到很驚訝,驚訝的同時也明白了不需要用生病的方式來索取愛。原來,需要被愛不是一件羞恥的事,原來,告訴先生渴望感受先生的愛,也是愛對方的一種表現。最後,富怡告訴我們一個好消息:一個禮拜前她第一次回到醫院做檢查,掃描結果完全沒有癌細胞。

 

富怡的分享想必為罹患癌症的病友起了很大的鼓舞,也帶出再一次深刻省思的機會,這個省思就是「信念創造實相」。了解自己的信念,明白自己活在一個怎樣的哲學觀裡,清楚自己對自己生命存在的認知與觀感是甚麼,而每一個感覺都渴望被表達,每一個感覺都在尋求價值完成,每一個人因著自己內在的感覺在創造實相。感覺!感覺!感覺!感覺從何而來,它來自靈魂深處,形成信念、成為思想、影響了心情、產生了情緒。以賽斯資料的傳遞者魯伯為例,魯伯透過她的感覺基調與賽斯連結,也是透過她的感覺基調讓自己生病。

 

疾病是促進身心靈整體健康的過程

 

許多團療的伙伴們之所以能走上療癒的道路,最關鍵之處是這個人開始覺得他是有力量的,他在他的內心對自己產生了信心和力量的感覺,而這個力量感包含了面對內心的恐懼,也包含了面對人生的無力感,面對自己的婚姻和事業等等。

 

賽斯在健康之道第十二章說道:「幾乎所有的情況,包括最極端的都能被改善到某個程度,而如此做的企圖本身,就會增加一個人對它自己環境的控制感;對自己生活的掌控感會鼓勵所有精神和身體的療癒性能」。

 

生病是負面能量的出口,我們的身體成為代罪羔羊!賽斯卻說,身體用它的方式來愛它的主人,身體用它的方式來引導它的主人回到生命的本質—愛與接納;只要這個主人重新回到愛裡,接納每一個面向的自己,看見自己的價值、明白自己是有力量的,了悟到每個人都是活在愛與喜悅之中,身體會自然療癒,而疾病就是促進身心靈整體健康的過程。

 

 

──轉載自神話賽斯季刊 2012.01  冬季號第二期p.47

14303962_1188193057870811_10069197_o.jpg

 

, , , , ,
創作者介紹

社團法人台灣身心靈全人健康醫學學會

TSH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